正如小王子讓狐狸馴服,而植物也讓我們馴服。
尋找的是人與植栽(醞釀、產生)的(一種姿態,美學,或生活調理)。
不得不凝視植物,是植物所施展的咒。

苔玉,是凝視植物最初的漣漪。

日本江戶時代早已存在的盆栽形式,
人與植物不可名狀的忘情投入,
來自日常養護正襟危坐,偶然迸發的兒戲,
換盆瞬間,一時童心。
凝視植物的根與著土,
左顧右盼,掬土,不往盆去
而擎上植物,細細撫觸,
泥沾手,洗手。
圍上青苔,心滿意足地包覆,
以線圈繞,固定。
成一球可捧之植栽。

爾後,澆水、悉心修苔。給予陽光。
依循節奏施肥。
我們心懷不軌,植物依然回報。

爾後,
春夏秋冬日日變幻,苔玉宜人溫暖沁脾。
細數世間無盡煩憂,恰好苔玉案前相伴。

photo by Tracy Hsu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