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lla去京都一週,留苔玉在台北。
她拉著男友的手,在京都街頭散步,眼神總流連路邊店家的花草即景。
她在尋找靈感;希望從古都街上尋常的植栽花藝中,覓見給台北設計新苔玉的信息。

她在一家花店停下,看著那些小巧的槭樹或青楓。
小盆上染紅的幾枚葉片,是深秋時節的美好禮物。可惜不能帶回台北。

Milla注視良久,多想擁有這樣顏色斑斕的葉子,這樣就可以與苔玉的綠色苔球相輝映。

京都的苔玉,是家常園藝裝飾,如同切花,憩在窗邊沐浴入屋的日光,或棲於茶几一角,與人恬淡為樂。
Milla發現,此地選擇團成苔球的植物,入手極大膽,比如嬌豔的仙客來。

而要能提供剛好結實的苔玉,恐怕製作者得算準季節或植物生長韻律。
Milla浮想聯翩,回台北後,有好多苔玉的故事要說。

一週後人在台北的Milla,瞅著苔玉發愁。
迷你石斛蘭與迷你小黃花(蘭花),已經等不到她回來,就花凋苞落,一朵不剩。
翠柏的苔衣,乍見點點黃焦的痕跡。
她一一整理苔玉,悄聲跟朱蕉講話,悄聲跟胡椒講話。她向新來的聖誕玫瑰(聖誕紅)打招呼,讚美白色聖誕(聖誕紅)令人驚豔的身姿。
她重新處理芙蓉小盆的銀沙鋪面,跟它講了好久的話。



這些新識與舊識,Milla都是它們的女朋友。
Milla從不直接在水龍頭下沖苔玉當澆水,她堅持一定要冷水浴,兩天一回,讓苔玉緩緩吸水到飽。
Milla總一手捧著苔玉團走動,她不會只是抓著比如胡椒樹的樹幹,讓植物的根受不了泥土的重量。

Milla每天都為苔玉換位置輪流曬太陽,隨時調整燈光與苔玉的關係,以免過熱或過暗。她雖不親身製作苔球,但棵棵植物皆視如己出。
她每天離開前,都會跟所有親愛的苔玉說明天見。

擔心小蟲的Milla,已經發展出一套跟植栽的相處之道。
把苔玉託給她,是最讓人放心與開心的事情了。


by明太睏
photo by Milla、晴日、Maceo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