右邊的聖誕玫瑰姊姊忍不住開口了:「妳這個樣子,我們怎麼去拜訪人家啊?」
「妳以為我願意這樣嗎?」左邊的聖誕玫瑰妹妹無辜回道:「誰知道內湖花市那攤做的裙子這麼不耐穿,沒兩天就走樣綻線,只好把下擺拆掉。」
「及膝裙還不算丟人,再短下去,我可不願跟個迷你裙騷包去喝茶。」
「妳不覺得我腿長臉小,其實蠻適合穿短裙的......」
「那妳是說我臉大腿短才穿篷篷裙囉!!」
「不、不是。篷篷裙是我們這個品種的傳統服飾,妳穿再搭不過了。可是,Milla說,我這個樣子,愈來愈像是一枝修過葉子的玫瑰花,美斃了......」

聽著聖誕玫瑰姊妹的鬥嘴,走過風也走過雨的阿嬤蝴蝶蘭,
憶起兩個月前自己的青春美貌。

那時齒若編貝,而且還是上下兩排的。
阿嬤自忖,她可有想到今天僅剩一排三顆牙齒的光景?

真的,能穿短裙的話,就趕快穿穿。三盆一百的能有什麼傳統服飾?活得自在最要緊。

不過阿嬤一句話都沒說。
因為講話會漏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是空氣跟鳳梨講的笑話,
藉此祝福小瓜、小肉、小肉肉早日恢復健康!!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