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,蝴蝶蘭(迷你小黃花)請人以螢光青的馴鹿水草織就龐克未來風的外衣,其突兀、刺眼、放肆,引起眾家苔玉、苔球側目。
幾日後,龐克蝴蝶蘭因為出言不遜,遭到流放天際的命運。
它說了什麼呢?
「如果我們的世界,都還陷在種族衝突、族群衝突等老問題中轉圈圈,我們憑什麼可以去探勘火星呢?難道還要去殖民火星人嗎?那些沖天發射的太空梭最好通通都爆炸!」

話聲剛落,一艘自美國升天的太空梭就爆炸粉碎。正是那年,全世界開始整肅異己。
龐克蝴蝶蘭首先被監禁在地牢苦海中,三朵小黃花瞬間枯萎。人們剪去其頑強的花枝,蝴蝶蘭因此失去說話的能力,只剩三片葉子無語問蒼天。


我還記得它乘雲而去的最後身影。
儘管它看上去有點灰頭土臉,但縱身一躍,流雲輪捲而來,天光霎時大亮,世界在它腳下變小。
它終身無法著陸,只能在無邊無涯的星際間漂流。
它卻因此笑了出來。



by明太睏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