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人來的時候,很瘦,
據說因為地球暖化的關係,身體充溢濕邪瘴氣,
所以還穿著長袖T恤,連冰都不能吃。


經人介紹,去到捷運敦南站附近一家古怪的中醫診所求診。
那兒的護士小姐個個冷若冰霜,粗手粗腳幫你量血壓(中醫也這麼西化啊)。
有一天雪人遲到十分鐘,
護士口氣很臭,嫌他為何不叫人代客泊車,找什麼車位!
雪人想解釋說,雪橇並非南方人的特長,他很怕泊車小弟傻眼。
不過雪人已經心涼到嘴唇發青,難以回話。

儘管看病氣氛總是好像病人應該跪下來懇求大夫治療,
但是雪人甘之如飴,愈冷愈抖擻,
每個星期都到中醫冰庫凍一凍,感覺體熱漸漸恢復。
連睡覺都有美夢。

雪人想,
今年絕對有亞熱帶的白色聖誕了。
再過幾天,就可以在忠孝東路飆雪橇!




by明太睏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