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等著綠燈亮。
馬路對面的101大樓鄰樓的牆面上,看見Reese戴著項鍊對我嬌笑。
如此笑容可掬,氣質高雅,果然得過獎的就是不一樣。


她盯著我瞧,我知道她的意思。
去年Reese死守她家華麗的壁爐口,硬是要跟我碰個面,請我喝杯低糖熱可可、聊兩句。
她說她從小就超愛我唸她的名字時,不經意流露出的、憨憨的北歐口音。
原本我要把一組專為離婚人士設計的心靈薰香(「離婚前」、「離婚中」、「離婚後」)組合送給她,但臨時起意,改送她一大杯草莓鮮奶油聖代。
她開心得掉下淚來。

現在她笑靨如花睇著我,我真的知道她的意思。
今年我也會帶「草莓鮮奶油」給她,不過只能看、不能吃,直接放在她家的聖誕樹下。

這樣她就不會有好萊塢慣有的節食掙扎了。

「Reese,妳的照片應該有修過吧......」看著她長大的我說。
她如今笑得有點僵,跟我眨眨眼。路過101的人都望著她的胸像。
綠燈亮了。



by明太睏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