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年都是準備禮物送給朋友,共同歡度美好的節日。
今年就不一樣了。
今年有陌生人的想像力介入其中。

做好的聖誕苔玉,一個個置入舊水果籃中,等待送去晴日。
這些我不認識的朋友,也願意以苔玉形式的植栽,為其節慶加分,空氣鳳梨家族可說頗為欣喜。
我想像他們要把這一球或那一團聖誕的祝福,送給許久不見的高中同學、住在南部的舅媽、工作上相挺的同事、自己的愛人,或是置於聖誕晚宴餐桌上的燭光邊。
我們就此成為禮物的中介者,我們介入了他們的故事。


等待出門的苔玉,一丸丸都花枝招展,豔光逼人。
我提著它們走下樓梯,遇見之前都不會跟你打招呼的新鄰居(我想我有晦氣,所以經常白打招呼)。
可是這位年輕太太,這回盯著滿籃的聖誕紅,忍不住讚美出聲,跟我微笑頷首。
我鬆了一口氣(算她運氣好,得見人間美色)。我謝道:妳好。

走在路上,我覺得我整個人長高了一倍。
我還以為我下輩子才會玉樹臨風。
聖誕苔玉沿路為我灑出金光。
Salut,我的苔玉們,
願你們也為你們的新主人滿室生輝。



par明太睏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