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天前,跟阿嬤通電話,她想知道我可以回去看她嗎?我支吾其詞。
那你的媽媽呢?我說媽媽要去高雄玩。
美人阿嬤斥道:都不知道可不可以見我最後一面,還有心情出去玩!

我知道阿嬤正在向我招手。

過了年,阿嬤就要八十七歲了。
心情時好時壞,腦子裡都是或美麗或辛酸的回憶,但每回見到她,都覺得阿嬤真美!
銀光閃爍的白髮,間有疏墨暈染,一捲一捲,小小的白雪波浪,seto得自然優雅。棕色麻質上衣,印有暗花剪影,又低調又高貴。


平安夜的晚上,她開心迎接我,一定要給我弄個蘋果吃,
然後幾近獨白,跟我講了兩個鐘頭的話。
在阿嬤跳躍式的回憶場景中, 人物紛至沓來, 我一度承受不了時光的壓力, 感覺昏睡。

近午夜, 美人阿嬤精神奕奕。
她說她現在只要有持續睡上兩個鐘頭的話, 就會感覺輕鬆, 即便百病纏身。
願我的美人阿嬤在平安夜, 睡好兩個鐘頭的美容覺,
明日容光煥發, 繼續做我最美的「台灣阿嬤蝴蝶蘭」。



par明太睏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