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陣子,首次以馴鹿水草包裹的蘭花,
天天都跟我敬禮(你看像不像呢?)。
我一直不知道它的意思。


迷你小黃花,曾經驚豔四座。

它的葉形碩大,卻開出琥珀黃帶粉斑的小花,
坐在隨意裹出的馴鹿水草上,總是讓人多看兩眼。

不久後,花兒謝落,外帶一片葉子也黃化脫枝,卻更增神秘感。


第二片葉子也不行了,剩下一雙翅膀。

就是這段時期,老是覺得它在跟我敬禮,或是跟這個世界敬禮。


我每天都會瞄瞄它、捧捧它。
然後我知道它就要死了。感覺它擱淺在我不清楚方位的時空中。


應該是我要向它致敬的,
它曾經帶給我跟我的朋友美好的時刻。

在寒流來臨的跨年階段,
它最後一片葉子掉落,
我看了看植栽中心點,也是乾枯狀。
我想它死了。



par 明太睏
une de ces photos par 晴 日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