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位夫人已經陪我很久了,每當我做著對自己重要的事情,她便會陪伴在身邊。其實,看圖也知道她不是聖母瑪利亞。1998年有一段可以畫圖的時間時,龐貝夫人一定要出席那些時光。而接下來幾次的海外旅行,她也在我身邊。

每當,想要好好來完成一張圖,龐貝夫人便會出現,流暢地描繪出想要的線條。通常打完草稿後,龐貝夫人就上場了,我與她一起緩慢地,一點一滴地走完畫的旅程,忘卻時間的流逝。

2002年3月,獨自一人前往巴黎訪友時,前一晚,為了紓解第一次獨自搭機前往異國的緊張感,便與龐貝夫人在全新的空白筆記本上抄寫了心經。為即將到來的旅程祈禱。到了巴黎,每天晚上回到小旅館,也會和龐貝夫人一起抄寫心經,祈禱明天的旅程平安順利,不會遇到小偷或任何奇奇怪怪的事。果然,那一次的巴黎之行,很棒,非常的平安與美好。

那本筆記本就只有經文,沒有任何的雜記。


自從這次的獨自一人前往巴黎訪友後,好像世界變大了,很多地方,都可以去。此後,再也沒有在其他的旅程中抄寫心經了。反而是速寫或是寫下一些心情之類的。

2003年開始到淡水上佛經的課程,龐貝夫人也跟著我一起抄寫老師所說的一切。

直到2006年,龐貝夫人終於累了,她動彈不得時,再度買了一枝鋼筆,其實,我不是一個戀物狂,她無法書寫時,有動起要修復她的念頭,也並不強烈,沒有立即的行動。想來用用新的鋼筆吧(或許我還比較喜新厭舊!)。可是,新買的鋼筆筆尖比起龐貝夫人要粗些,不管怎麼寫字,都不習慣,畫圖也畫不出原有的風味。(後來,我才知道龐貝夫人是F筆尖,而新鋼筆是M筆尖。)

大約拖了半年,我把她送回waterman的專櫃,期待可以讓她再度的復原。店員說台灣沒有辦法修復,要送回法國喔!修理費是2300元,希望我考慮一下,幾乎超過了當初購買價格的一半以上呀!最後,她再一次回到了巴黎,經過了一個多月漂洋過海又再度回到我的手中。

大約有了一年的時間,修復回來,用了兩三次,就擱在抽屜裡了。真的,我真的不是一個戀物狂呀!直到最近開始想念起她,想念起龐貝夫人,因而,再從抽屜裡找出來,拿到水龍頭下,沖沖水、泡泡水,再一次的裝上墨水管,直立的放著,讓墨水可以流到筆尖,經過了幾個小時,試試她,手再度流動了起來,熟悉的墨水顏色,熟悉的線條。


久違了,龐貝夫人,下一個十年,妳會帶我到哪裡呢?




PS.龐貝夫人不是這枝筆的原廠系列名,當時也沒有記下來,現在上網搜尋也找不到了,當初會送修,應該是有那麼一次不小心,摔到了地上,筆尖有受傷吧!詳細原因我也忘了!



TEXT & PHOTO BY 明小樂 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