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象中,第一次和「石頭」邂逅是大一時讀了Emily Dickinson的小詩

How happy is the little Stone
That rambles in the Road alone,
And doesn’t care about Careers
And Exigencies never fears-
Whose Coat of elemental Brown
A passing Universe put on,
And Independent as the Sun
Associates or grow alone,
Fulfilling absolute Decree
In casual simplicity-

在路上獨自漫遊的小石頭
是多麼快樂,
既不憂事業,
也無懼急務-----
素樸的棕色外衣上
隨意披著路過的宇宙,
自主若太陽----
結友或自愉,
順應天理
以儉(簡)樸之道---
(董恆秀&賴傑威 譯,《艾蜜莉.狄金生詩選》,貓頭鷹出版/2002)


超級的喜愛這首詩,在還有書信往返的八十年代,寫給朋友的信末署名都會寫上----「小石頭」,把當時害羞的自己等同於不起眼的小石頭,卻可以從生活自得其樂。過了一段時間,「小石頭」的暱稱早已拋諸腦後,或許是當時另結新歡,記得是「芭比娃娃」吧!


再度和「石頭」產生情感竟然是20年後的下午,和親愛的家人一起到生活工場買浴簾,在園藝區撞見了那些可愛的小石頭,一小顆一小顆,每一顆都有不一樣的色澤與紋路,一大把的放在白色網袋裡。看著這些小石頭,我的心突然平靜了起來,和浴簾以及其他生活用品一起買單。


回到家,讀著產品標籤上頭寫著「雨花石」,多麼美的名字呀!想起了國中課本的南京雨花石,全部倒出來在地毯上,一顆一顆地隨興排列組合,細細地看著每一顆都長得不一樣的小石頭。嗯~~~這真是第一次我和物質性的石頭建立了關係,沒想到這些小石頭,讓我充滿興致地毫無意義地玩了起來,好像玩積木,又像是玩沙包(天呀!有n年這玩意兒沒有出現在我的生活中了,想想很久以前我還是沙包高手),也讓我再次想起了Emily 的<小石頭>!


這個小週末的晚上,徹底地把書桌整理了一次,有了很大的空間,可以放著我喜愛的小東西,我還是在書桌上,擺擺弄弄那些小石頭,原來這些石頭充滿了療癒的能量,原來治療我的不是常常在玩的塔羅牌,而是這些小石頭,充滿了秘密的小石頭。


上網查了有關南京雨花石的資料,雨花石產在浙江省楊子江畔的儀徵,網頁上的雨花石,更是漂亮,哪天我也要去雨花石的故鄉看看!



by明小樂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