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九月中旬,第一株小型的香冠柏,
站在一座半圓山丘頂上,在展示架上張望人生。
 

這麼一站三個星期,枝葉開始不支,遂退回大後方安養。


剪除掉發黑的枝椏,四個月後,即便還有傷兵模樣,
但撐著柺杖的身子依然抖擻。

跟同梯次的弟兄相比,是矮了點、瘦了些。

右邊的香冠柏,四個月前,並未做成苔玉,當時是作為對照組,觀察之用。它一直窩在陽台上聽風的歌,長成一副肥肥過動兒的樣子。

而傷兵後來也跟著在陽台上過生活,一晃眼,四個月就過去了。

通常,做成苔玉的植栽,其苔球表面的水苔,很容易發焦變黃。
但是,這枚半山苔玉,四個月後,球體上居然有一片綠意!

而且還附贈一枝天胡荽,亮著三片葉子!


半圓山丘,現在像個菠菜綠皮包子。
水苔是有焦死的部分,但那些綠色,卻是活生生的明證。


而附在苔玉上的天胡荽,小巧可愛,像是贈給這員傷兵的紀念徽章。


天胡荽見證香冠柏苔玉的個人史故事,
還等待有一天變成桂冠圈住苔球,
謳歌生命中始終都有的意外奇蹟。



by明太睏
first photo by 晴 日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