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日的蘭花海濱,出現鯊魚蹤跡。
風平浪靜的蘭葉之間,
明眼人才看得見鯊魚背鰭忽地閃現。


謝了花的迷你小白花蝴蝶蘭,像個搖頭晃腦的虯髯客,都忘了它有花時是什麼模樣了。
缺了花兒駐足的蘭花,總令人生疑,命運叵測的樣子。

然後,十二月有一天,整理盆栽途中,驚覺這枚蘭花苔玉中心處冒出葉芽!
鮮青色的小葉如鯊鰭,陡然揭開生命新的一頁。

每天都會看看它,不像是一眠大一吋,但確實逐漸生長。

回收的蘭花苔玉,如果不養,就扔了。想說應該觀察一下,可惜蘭葉並不多美,而且,多半在觀察人家邁向死亡的過程,哀悼之情多於喜樂,如我曾經為那球小名
龐克迷你小黃花守喪。

葉芽愈來愈明顯,讓人好放心。

像是一條往東梭游而去的小鯊,有自己的主意,不畏冬日寒浪。


一月末了,養鯊已經感覺像是尋常家事了,每天望望它,也像在看日出一樣。

新年心願:
希望小鯊變大鯊!



par明太睏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