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泡龍沒事晃到龍爸爸的書房,在書桌上發現一紙傳真,上書:「code: 血葉蘭」。沒抬頭、沒署名,就這樣幾個模糊的字,很怪。

龍爸爸已經出門幾天,還未回家。泡泡龍心想,爸爸是家裡最愛搞神秘的人了,平日嚴肅寡言,而尊口真吐出象牙來,也多半是否定別人的意見,比如不准玩、不准沒大沒小、不准減肥等等。說起來,對於天生造型傾向喜感的泡泡龍一族而言,可以這麼ㄍㄧㄥ,還真是不容易。
泡泡龍甚至翻開傳真紙的背面,用放大鏡看看有沒有其他的蛛絲馬跡。可是背面乾乾淨淨。

於是泡泡龍吹出一個泡泡,一株血葉蘭就在指掌間。
還真是模樣鬼怪的植物啊.....墨綠色的葉面上,有棕紅色的六條細線(有些葉面上,還有一些彷彿刀子輕劃過的細線段,如同占卜的記號),而肥圓的匍匐莖有點透明感,其與皮革般的葉背,則也同樣是神秘兮兮的棕紅色。
泡泡龍心中的疑惑可想而知。以這麼一個名字聽起來及很不祥的植物為代碼的傳真,會想傳遞怎樣的訊息呢?尤其有一「血」字!

會不會是一個暗殺行動?難道我是殺手之子?
泡泡龍一顆心怦怦跳,因為爸爸甚少提起自己的活動,而纏著媽媽打聽,也始終問不出個所以然。
就在這一刻,泡泡龍瞥了一眼血葉蘭,登時倒退三步!什麼時候長出了一枚洲際飛彈來啦?
血葉蘭彷彿有妖異之力,讓人只想遠觀,禮讓對方先行。

爸爸依然還未返家。
泡泡龍一天天觀察這截砲彈枝子到底為何物,難道是花苞嗎?如果開出花來,莫非是惡魔之花?
花枝上,還長有細細的絨毛,讓人有點起雞皮疙瘩。花枝最終有個三十公分長,足足比植株本身高出一倍。而花枝頂的那團像是龍爪緊緊扣住的蓓蕾,也日漸隆起。
原來不是一朵花,而是一串花吧,開始看見晶白的小花苞露出臉來。泡泡龍觀察著其他未露臉的花苞,感覺這像是「卵生」的花兒,跟他自己一樣,這稍稍降低了他的疑懼之心。
一個接一個探出純潔小花苞,其實還真可愛,很難想像這會是名字帶血的植物開出的花兒。
各個花苞逐漸揭開包覆的薄膜就定位。泡泡龍已經完全忘記先前的憂慮,畢竟會有如此純潔淨白花兒的植物,肯定是吉祥物。
第一朵小花開了!像隻吐著舌頭的白鴿,或是長有翅膀的海豚,完全超出泡泡龍原本對「花」的期待-----倒真是跟那些蘭花的花朵造型頗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來一個特寫,仔細瞧瞧。泡泡龍感覺花心處彷彿有一團鵝黃色的奶油。

這隻會飛的白色海豚上面,也都是蓄勢待發、將要破浪而出的海豚姊妹。泡泡龍至此已經不相信龍爸爸所收到的指令,是個暗殺行動了。他倒是有點扼腕自己不是殺手之子,人生突然降低了戲劇性。

植株旁邊竄出一枝小血葉蘭,映著陽光,葉面上字跡潦草,不知是何含意。不過泡泡龍卻不再疑神疑鬼了。

這次血葉蘭的花綻行動劇,給予泡泡龍很強的安定力量。
他相信,爸爸不管出外去做什麼,都不會是壞事。
甚至,爸爸做的事情很可能將會造福世界也說不定,
就像血葉蘭所帶給他的驚喜一般。



par明太睏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