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明的光物,月黑風高,鼻子冷凍,心底有寒流。




光爆走,煙硝味的願望出籠,時值大年初二。

轉眼間,黑夜培養皿上的光菌滋生,千頭萬緒。

深海底的活火山冒煙的那一刻,願望可也如水雷密佈?

煙火是別人的,彷彿再美好的願望,也都是別人的。



par 明太睏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