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tter Moon,頻頻發笑,卻是一部默片。




那些被照亮的流雲,是為了掩蓋自己的笑臉。

流雲易逝,圓不了謊,月笑得很冷。

月如果懷疑自己,其情可憫,這個世界的變數太多了。

當月終於離開笑臉的那一夜,幾乎就準備要吶喊了。



par明太睏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