蝴蝶蘭的花兒,離開原本對花的想像,凝視之時,就回到某種童年猜謎趣味。
這個花形,如同張開發行傘、收束雙腿,準備降落的小人。



這株蝴蝶蘭超迷你,連盆算起,株高約為15公分。
極適合做成盈握的苔玉。
先把塑膠盆剪開,掏掉大部分的乾水草。

這次不修根,試著把根系團成適當形狀。
據說改變根系環境對蘭花是個考驗,不過依照先前幾球的經驗,蘭花並無想像中脆弱,應該可以重新為它做個新窩。

將線纏上根團,固定根系。隨後取來整理過的乾淨青苔,覆蓋其上,並捏塑成適合的球形。

做成的苔球,其最大直徑約為5公分。此株蝴蝶蘭的葉形頗可愛,搭配綠苔球,有加分。

如此嬌小的蘭花,直接成為寵物。
尤其,蘭花不需多水,乾乾的苔球,很容易想握在手中。
蘭花與人零距離,如果去咖啡館看書,想帶出門也極方便,隨時為你伴讀,不會沾濕提袋,也不會弄髒桌子。
說它是植物,卻遠離植物的限制。
而如果怕其傾倒,也可置一小圓盤當底座支撐。

但是有時人算不如天算,
這株可憐的蝴蝶蘭在小年夜時被窗邊刷進的風吹落地面,
花枝應聲折斷。
於是變成切花。
本次過年,最奢侈的浴室花。
蘭花生長極慢,將蘭花做成切花使用,實在太奢華了.......

有點悵然若失,它本該如此立於案頭的,如今卻只剩張翅的小苔球,只能緬懷。



par明太睏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