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去花市,很容易意外帶回單品。
這棵小雪梅,是在過年前的花市買進的,原本想做成青苔球,但一時很累,雪梅就從此擱在窗口,慢慢盛開,然後凋謝。
如今花兒都謝了,最終還是綻放不開的花苞都枯了。
只剩下雪梅的記憶。


淨白的花瓣上,隨機染著紅暈,提煉著花白、雪白、雲白,很適合細瞧。

含苞的花蕾,很像和果子式樣中的小饅頭,或應該反過來,那樣的甜點模樣,即是模仿雪梅而來。
雖說是模仿,但點子很優。

花瓣該如何打開呢?如何可以優雅高貴?這是每一朵雪梅的考驗。

打開成這個樣子,好看嗎?
花開的中途,有時,有些面貌難免使人發笑。

花謝,也是考驗。
當花瓣紛紛開至飽滿之際,大多數的花兒都不難看,但是怎麼開,跟怎麼謝,真的就各憑本事。

枝椏掩映的花兒,倒也是一種不錯姿態的選擇,感覺有攻有守,美得比較迂迴。

不過這些花都過去了。
而氣溫回升,這株植物恐怕未來也過不了盆地的夏天。
也就是這樣了。



par明太睏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