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款蝴蝶蘭,熟豔風,看到它時,想到可以送給女性的長輩。
在詢問之前,很怕它有個怪裡怪氣的別名,壞了花興。
還好,這回中規中矩,花市的大哥回答說:這個是甜草莓。



花株大小約莫如此。挑了一陣子,這是那攤蘭花最矮的一株。還是到攤子後台才找到的。人們都愛高挑美女,沒辦法。

依例團好根系。這次並非那種超迷你品種。球體有個小橘子大。

製作這一球,是在某個星期六,始終很緊張。沒有仔細拍照,導致紫紅的花兒如暗雲橫陳。
Serge當天才說,他的媽媽六十大壽,他想給媽媽別緻的禮物。我這時才知道他訂花的用意。

花了好多時間整理青苔。
很怕當天Serge媽媽收不到禮物。可是青苔又不能隨便弄。
Serge電話中說,別管青苔球了,叫我直接去壽宴。
這可怎麼成!我去不去還是次要,重要的是,甜草莓要給人生風霜六十載的媽媽暖心祝壽!

在緊繃狀態中完成,腸子都痙攣起來。

所以,最後,我並沒去壽宴,
而甜草莓也沒來到Serge媽媽手中。
是的,兩好球,揮棒落空。




par明太睏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