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手邊的蝴蝶蘭中,別名「迷你小白花」的苔玉,一直穩定在成長。
儘管我東奔西跑,每次回家,看見它獨守窗邊一隅,卻愈來愈像在跟我招手。
它流線型的葉片款擺兩側,中間的新葉則已從鯊鰭變旗幟。



關於我發現鯊鰭的驚嚇,可以參考這一篇
當時真是喜出望外。

原本扁平的的刀刃新葉,如今已經向兩側打開,站在那裡張望這戶落腳人家的悲與歡。
不知道何時它才可以向後緩倒成流線型的葉片。

我在想,哪天心情好的話,應該給它換換新衣。
這枚苔玉的青苔全成褐色,而且向外伸的氣根,也都枯萎了。
如果穿件新衣服,應該會更有朝氣。

我常常假裝遺忘它。
因為等待真的很熬人。




par明太睏

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