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往北走,迎接我的,都是雨天。或大或小的雨,端視我的運氣吧。




而往南走,就容易碰到晴天。
約末一個月前,晴天,台中,路樹小葉欖仁,依舊裸著枝子。

然後,一個多星期後,就開始全樹新綠,像魔術。

然後,顏色加深,滿樹蔥蘢,感覺世界充滿希望。

但是,只不過兩個鐘頭後,人在林口,就立刻淒風苦雨。
我盯著玻璃窗上的雨滴,剛從醫院拔牙出來。
左臉仍被麻藥癱瘓中,嘴裡咬著止血紗布。
我想著,再沒什麼會更壞的了。



par明太睏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