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隻小臘腸,有一個好聽的名字:Piano。
還等不到他哪天敲出第一個琴鍵,就感染上犬瘟熱。
Piano從此成了消音的記憶。





Piano天生憂傷的表情,一襲亮棕色短毛,增添幾分酷勁,極適合穿皮衣、戴墨鏡開獨奏會。

想像他是一個piano rock band的鋼琴手,憂鬱的歌聲搭配疾走的琴音。

想像他是piano bar的鋼琴師,撫慰午夜落單的飲客。

想像他身兼單口相聲,逗得觀眾笑哈哈,然後又是一段巧妙的鋼琴香頌。

想像他四腳聯彈,登上金氏世界紀錄。

Piano匆匆離開了他的主人。
事情常常很可惜。
協助處理時,我折了一截薜荔給他,願串串心型的綠葉,陪伴他好走。






par明太睏
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