猜得出這是何種植物的乾燥花嗎?
像某種作得很差勁的紙雕。
看不出章法的野獸派。
讀不出奧妙的抽象畫。
說不出什麼道理,因為那是死亡。




它是辟荔。
在我離開約末10日期間,我想它即刻就乾死了。
一絲綠也不剩。就是它,曾經折過一段枝椏陪小狗鋼琴走最後的路。
如今也缺水死了。


在夏天剛來的時候,有一天旅行回來,看見裸著枝子的榕樹。我收拾掉所有落葉,然後拍照,假裝冬去春來,落葉木正在發新芽。
還好最終澆上水,這棵老榕倖免於難。

現在葉子再度就定位了。
夏熱無以復加。
每天都給它補充水分,用冷氣機回收的水。

夏天的時候,
我無意等待死亡。




par明太睏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