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初,早市過後的街上,有一家沒有冰櫃的花店,
門口擺一個水桶,插著三束野薑花。
我看了一眼,老闆娘說一束一百。我故意挑選完全盛開的一束。

 

野薑花的照片,難以表達我對此花的敬佩。
野薑花光用看的,純白纖弱的花瓣,花心微染暈黃,低調淡漠,彷彿拒人千里。
但是,如果你聞過它,才會知道這個花兒奇香的威力。

租處的空間是長方形,客廳與廚房之間隔著三個房間,距離有點遠。
然而放在客廳的花兒,香氣一路繚繞所有房間,直達後陽台。
當晚,所有人各自擁著莫名夏日喜悅入睡,半夜醒來,花兒如同落在枕畔。
然後,所有家人隔天也愉快醒來,覺得能這樣過了一夜,人生也還算不錯。

 

 

 

par明太睏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