曇花夜間綻放,曇花是夜貓子之花。
颱風前夕,凌晨一點左右在窗前觀望,意外發現曇花開了,而且一次兩朵。
曇花香氣濃郁,直到睡前,都置於書桌奢靡伴讀。

 

 

夜間曇花,早睡的人無緣一見,只珍重盛開一夜,瑩白如月色。

 一大朵,很具分量感,讓人難以入眠,先把其中一朵放入冰箱保鮮,期盼延緩凋謝,也希望看能不能讓整個冰箱香起來。

家裡植物,只會注意曇花的媽媽,很可惜人在國外旅遊,看不到每年一回的剎那節慶----那種即便家裡亂糟糟,人心各異,卻因為花兒一開,而竟然能夠所有人同時開心起來的節慶。

 其他家人開心完也睡了。我守著這一朵繼續打字工作。
曇花是家庭母系之花。也讓我想起年邁的外婆。
外婆總會剪起隔日凋謝收攏的花兒,一朵、兩朵,去清燉排骨湯。
飄著清香的曇花排骨湯的滋味,那已經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。

 

par明太睏

 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