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aDSCF6475.JPG 
這是今年目視中最大最滿的圓月。
據說下一回要再這麼圓滿逼視,是許多年以後的事情。
但誰能想那麼久以後的事情呢?
2009就來了。

 

 

 

Flaubert寫給朋友的信,常常太有趣:
「我在一種妙境;只要一點兒感覺,我的神經,彷彿梵雅鈴的弦,全顫索起來,我的膝蓋,我的肩膀,連我的肚子都顫動地跟個葉子一樣。總之,這是人生。」
(引自《福樓拜評傳》,李健吾著,頁5,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;該段落為1935年由李先生譯出)
Flaubert在談他的感覺像是癲癇的怪病。
我引這句話,不知有沒有看出來......他提到「葉子」!跟花花草草的我們有關。

 

 

aaDSCF6479.JPG 就當作是這一片葉子吧!
黃葉飄零的原因很多,比如冷冬,但在明太睏家,經常是因為植物缺水,一夕黃化。
講起來很丟臉,「總之,這是人生」,很多事情經常控制不住。

 

 

每一年都會有或好或壞的事情出現。
最滿的圓月,或者植物缺水紛紛死去。
至少,遇見壞的事情時,可以像Flaubert一般自嘲解悶。

 

 

明小樂與明太睏祝福所有空氣鳳梨的朋友們,
2009柳暗花明,如迎風的葉子抖擻,妙境處處!

 

 

by Studio Airplants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