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ruki.jpg 很久沒讀過村上春樹的文字了。
意外在台糖超市書區看到這本書,直覺就丟進提籃裡。
很像要在買菜的過程中,可以看書打發時間的樣子。
當然無法這麼一心二用。

 

後來在車上看到這麼一個段落,很有味道:
要處理真正不健康的東西,人必須要盡量健康才行,這是我的基本方針。
也就是說,不健全的靈魂,也需要健全的肉體。聽起來好像矛盾似的。
……健康的事物和不健康的事物,絕對不是處於兩極位置,也不是對立的,而是互補的。有些情況下,是可以相互包含的。
追求健康的人往往只考慮到健康的事,志向不健康的人只考慮到不健康的事。
不過像這樣的偏向一邊,不會帶給人生真正有結果的東西。
」(時報出版,2008,頁114-5)

 

村上是因為有人質疑他每天過著健康的生活,會不會不久之後就寫不出小說來,而對於作家的生活方式,發表這種解消健康/不健康對立的看法。
這讓我想起小樂說過的,也是令人反覆思考的話:「養生譬如養死」。
一樣在解消對立的概念中,揭露了生命詭密的面貌。
養生是為了長命百歲嗎?惡之花的綻放,只能出自頹廢、離軌的生活嗎?
如果養生遮不住死亡的終點,說不定養生就是為了美好的死亡而來的工法。
寫作者如果不停想處理來自人間的百般毒素,也許只能依賴強壯的肉體力量,否則就會落入村上所謂「文學憔悴」的困境:當事人也感染毒素,無疾而終。

 

 

 

par明太睏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