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有記憶以來,和媽媽的關係,常常是聽覺多於觸覺,味覺多於觸覺,媽媽常用她慣有的語氣對我唸東唸西的,例如你的廚房要整理整理,我覺得你的和室太亂了,我做的肉羹如果你不吃以後我都不再做給你吃了!等等很多,族繁不及備載!



從我懂事以來,媽媽對我的生活總是有諸多意見。 

 

 

小時候,年輕的媽媽那種能量可不是還是小孩的我吃得消的,所以和妹妹們常以”mother tiger ”來指稱媽媽,強烈地表達那種小孩無法負荷的抗議,三姐妹的感情特好,想是小時候有假想敵,培養出來的革命情感。

隨著時光的流逝,媽媽現在的能量剛剛好,雖然對我的生活風格有意見,但是我已經懂得如何接受與回應她的能量。所以這些看似煩人的唸人絮語,反而成為我們彼此間某種撒嬌的姿態,我喜歡媽媽現在的樣子,不是烈日驕陽,而是春日和喣的陽光。

冬天的某個週末,媽媽和爸爸來台北赴約。這個約會的主人是媽媽的學生,從我有記憶以來,這位學生媽媽喊他老盧,每年總會有一兩天他的名字出現在規律的日常家庭生活中,老盧的故事以後再寫囉。總之,對媽媽來說,這個約會還蠻有意義的。於是,我便跟媽媽提議來畫點淡妝,媽媽的包包裡總是有一支豔麗的紅色口紅,從小到大她化妝的次數屈指可數。

相對於我已經習慣化妝,並從化妝中得到樂趣的我,這樣的提議真是讓我相當期待,馬上把我的化妝品搬出來,準備大顯身手。

首先,我幫媽媽上了乳液,年紀大的肌膚通常會比較乾燥,我是這麼想的。當手觸摸到媽媽的皮膚時,我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,原來這是六十五歲媽媽的皮膚,接著把乳液均勻地塗抹媽媽的臉上,摸著媽媽臉上的肌膚,我感受到媽媽臉部的骨骼是如此的有力,和觸摸自己的臉感覺完全不同。比較起來,我的臉比較像黏土,而媽媽臉部的骨骼感,就像木頭的彫刻一樣,這樣的區別從視覺上來看是感受不到的,只有透過觸摸才能強烈的感覺!

接著我幫媽媽上了桑麗卡的飾底乳,細細地看到了皺紋,還有臉上的斑點。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功力不夠,在眼部我做了打亮,然後再上粉底液,最後上了蜜粉,這次幫媽媽化妝,真得是一次特別的經驗,長大之後,這樣子接觸到媽媽的皮膚,還是第一次。小時候被媽媽擁抱的感覺,完全不復記憶,而我們也很少擁抱,這個經驗讓我想好好抱抱媽媽,雖然還是會感覺有點不自在,老實說是不知道要如何擁抱起,可是我真得很想這麼做!

 

by 明小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