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編輯的萬般懇求之下,情非得已寫下了這篇書評。

 

首先不明白為什麼編輯要緊追不捨,請我一定要寫個幾百字的書評,我既非知名部落客,也非知名作家。只是那天在誠品等著朋友,萬般無聊,翻起了這本什麼學的,老實說那時候我連書名是啥,也不記得。我想我是翻了一陣子吧,不然那位頂著娃娃頭,髮色閃著紅光的靚女,也不會過來跟我搭訕,她說:「先生,你喜歡這本書嗎?」我說:「也還好啦!」她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,然後悄悄地在身旁拿起了這本書。

 

由於她在我的左邊,看來她身高大約一百六十公分,加上不高的我,總會被她頭髮的光澤閃到,其實我也心不在焉。她似乎是自言自語地說:「我終於瞭解了,為什麼那年村上隆來台北,我會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。」想起三年前,愛好文藝的我也帶著向偉大藝術家朝聖的心情,前往小巨蛋聆聽演講。但在中場休息時,我就離席了,因為實在聽不懂村上大哥在說什麼,村上春樹我還懂一點。

 

接著,這位亮妹拿起這本書直接就走向結帳櫃檯。我眼尖的瞄向剩下的書,還很多呀!這本書應該賣得不好,樣書都被翻爛了,但沒人拿去櫃檯結帳。如果是我我也不會買這本書,首先秦之敏是誰我並不認識,書中這八個人我也沒聽過,雖然我在這裡翻了很久,也沒看進去任何一個字。這女生一下子就買了這本書,我推測她是一位購物狂。果不其然她手上提著CHANELMIU MIU還有HERMES,然而我覺得自己很變態為何要特別注意這個女生,剛剛我們只不過交談了一句話,交換了一個眼神,而已。

 

她走進敦南誠品書區的Cafe,從容地坐下。CAFÉ裡人聲鼎沸,座無虛席,我吸了一口氣,發出聲音我可以坐這嗎? 可以,沒問題。她以同樣頻率的聲音回應我。

我們第三次交換,這次是一種聲音。她靜靜的開始翻閱書頁,很認真的讀著,周圍充滿了寂靜的空氣,我靜靜地看著她,周圍似乎出現清柔的絲帶,把我們團團圍住,若有似無。

 

 

好多畫面蜂湧而來,像是電腦同時開了好幾個視窗,BEIGE TOKYOALAIN DUCASSE、美山莊、瓢亭、京都吉兆、hiromiyoshiiedtionHIROMIXTurner Prize杉本博司、橫尾忠則、天明屋尚………,WHAT ARE YOU DOING?我變成了google,更精確地說google成了我身體的一部份,我在google這些我不認識的人、事、物,以一種無意識的狀態。腦海浮現字眼,運作時間或長或短,然後我在搜尋與整理這些敘述,起先速度很慢,後來越來越快,幾乎無法辨視出現的所有,

 

 

然後砰!一聲,大腦爆開,腦漿四益,噴出所有的字。文字並沒有消失,或一走了之,它們以一種井然的秩序,像演奏交響曲般,一字又一字的回到書頁。

 

等我回過神來,那個女孩早已離開座位。不過有幾個字,還是沒有回到書頁,我看到了,那是來不及進入書頁的字眼,或是被刪除,或是被遺忘的。而那個女孩來不及帶走的,因為她的袋子不夠大。

 

靜靜地我喝完咖啡,我把這些字眼黏在我的破外套上,我想它們會覺得很舒適。

 

by 明小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