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十二日,我買了兩株迷你白色蝴蝶蘭(俗名:台灣阿嬤)。
其中一株,已有一個花苞變成空包彈,而在剪開塑膠盆後,發現蘭花的根系濕濕爛爛的,我掏掉吸水深重的水草,根枝紛紛斷裂,我索性將大部分感覺不健康的根都剪掉。
我重新包覆上乾燥的水草,紮成小巧的球型。因為沒有蕪亂的根作梗,球體紮得很快,也容易成圓。隨後披覆上一層青苔。
這株蝴蝶蘭苔玉,置於客廳茶几上,便成為我的觀察對象。
兩枝花枝,共有十一朵小花,而僅剩的最後一個花苞,逐日漸漸綻放,讓我頗為歡喜。
十月二十七日,我跟新租處的房東約好簽約,要搬家了。
赴約前,一時興起,我拿來一只藤編的圓口大籃,置入蘭花苔玉,外加三本書(《L'Ange de Grand-Père》、《旅行的藝術》、《Vivre à Rennes: 98-99 Guide Pratique》),以及一大杯帶枝的乾燥玫瑰與一袋松枝。感覺自己在準備儀式物品。
簽完約後,房東留我熟悉這個完全沒家具、空空洞洞的住處,先行離去。
我取出蘭花苔玉,盛入小缽中,擺在未來客廳的地板上。
然後往房子深處走,在廚房的早餐檯上,放上風乾玫瑰,把松枝放進鳥籠圖案的透明袋中,掛在櫥櫃的門扣上。
回頭,去我的房間,於一角擺下大籃,籃中是我的書。
隨即回到客廳去,凝視著地上的蘭花苔玉。

十七天後,我才正式入住。
期間,都是苔玉為我守門。
我一天、兩天即搬東西過去,開門、點燈,就見它對我招呼。
我為它灑灑水,調整裝飾緞帶的位置,看那十二朵小花的笑意。
我決心待花謝後,繼續養它到老。

如今凋萎一朵,還有十一朵。
十一月二十四日了,我想這株白色節慶般的蝴蝶蘭,
將為我的今年尾聲定調。


by明太睏
photo by明小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pl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